欢迎访问“大洼宣传”官方网站

今天:

读书是福

发布时间:2019-07-20 16:43:52       浏览次数:

  

  胡适先生在谈到“为什么要读书”时说,读书有三个目的。其一,因为书是过去已经知道的知识学问和经验的记录,读书可以接受这些文化遗产;其二,读书可以提高我们认识社会的能力,可以帮助我们解决现实中遇到的诸多问题;其三,为读书而读书……

  书坛管窥,经年有余。爱书、痴书,可谓“一日不得闲过”也!灯光、月光、星光,还有城南那寂寞的原野泛着的一片片说不明的光影,悄然展开一本喜爱的书来,忽然想起贾平凹回赠人的一贴墨宝“读书是福”来!不愧是名作家、大手笔,将读书与幸福联袂,真是说尽了读书妙境、人生福祉与我的心境来,正如叔本华所说:“读书不过是自己思考的代用物而已。”

  读书也是人生的一种缘分啊。有书者,未必读;读者,未必读进去也;读进去,未必不是死读书也;死读书者,未必不是对肉体与精神,还有心灵的一种法西斯独裁者的摧残也。爱书者,有缘千里来相会,否则,无缘对面不相识,不是吗?

  我总以为读书是一种人生态度,一种生存方式。我楼下的业已退休的老师傅每天早上与他碰面时,总能看到他手上有一本或大或小、或薄或厚、或红或绿的书,偶尔也给我讲上段或悲或喜、或长或短的故事情节,难免也是对我读过的或者未读过的书一种回味,或者补充。可惜,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休”,想把自己全身心地浸泡在书籍之中的时间只有夜深人静,或者双休日没有加班之时。不然,一定要与老师傅来个一道“寒窗苦读”!

  其实,说了这么多,读书原本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也无需对此有太多的诠释与标榜。与其如此,还不如赶紧拿出一本书来,读上它三五行,或者七八页。

  

  常言道,“买什么书,读什么书”啊。买书应该是读书的一个组成部分。其实,“书非借,不能读也”并不是读书人的公理。

  对于买书,我大概是有些过了。记得2003年春节,我读的三本书,包括《认识萨特》、《亚里士多德》和美国作家弗罗姆的《爱的艺术》,均是20世纪90年代购买的,是我大学毕业以前用父母的血汗钱带来的“原始积累”。再说那本《爱的艺术》,记得当时是在大连火车站书堆上买的,刚开始还以为一本流行的爱情小说呢?再看扉页上,还有说不明白什么意思的一句题词,叫做“美好的,却无缘无故地逝去,这便是悲剧的诞生”。哎,从字面意思上来讲,很难说是思想的深邃,还是情感的幼稚……

  关于我的买书故事并不精彩,宛如平常一段歌。可是,每年的元旦放假,我都会以“过期”、版本不合适或者全集本替换掉选集本等各种理由处理一批书籍或者报刊杂志。记得在郊区住的那几年,每年的1月1日到3日这几天总会有收破烂的敲我家的楼门,笑着问“有破书破本可卖吗?”而一袋子破书顶多卖上两本新书的钱。每卖一次书的当夜,我都会睡的不踏实……  

  就在这7年里,我曾经搬过两次家。一次,是从母亲家搬到上班所在家属区,一个小五十菱客货装了半车的书籍,总计13袋;6年后,我又从郊区搬到了现在的这城南,除去忍痛割爱卖掉的书籍,足足装了10个大口袋。前来搬家的朋友们戏言,“你连退休时候读的书,都买出来了吧!”

  关于买书,也有后悔的事情。比如张洁的《无字》,还有一本书名叫做《格调》的书等等,不是因为嫌贵了点,就是“不识货”而不知不觉错过了。不过,无妨,机会总会有的,也许这就如同我们的日常生活,错过的未必就是遗憾!

  

  其实藏书就是一门大学问。惟有藏有好书,才能体现出一个爱书人“对无知的恐惧与对文化的敬畏”来,用句略微唯心的话来说,还不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吗?

  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续集)中演绎了诸多纪昀编撰《四库全书》的故事,其爱书之迫切与心切被刻画得惟妙惟肖,其精益求精、严谨治学的学风令我辈敬仰,其多谋善辩、机智敢为的作风令人顶礼膜拜……然而,我之与藏书总的来说则是坚守的“原则加灵活”的人生精华,集纳了“中西合璧”的四季欢歌,每本书籍都有书痴执著的背影,经历了从盲目到系统、由单一到复杂、由国内到国外、由古代到现当代、由普通版本到精华版本等“剪不断、理还乱”的过程,真真的是一路走来一路故事。

  比如,先后游览了清永陵、昭陵、清东陵等大清王陵之后,又隔二连三地看了《大清王朝》、《梦断紫禁城》等电视剧时,原本想为自己走过来的路留下一点笔记与闪亮的记忆,连自己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对整个大清帝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先后收藏了《爱新觉罗家族全书》、《清史稿》、《大清王朝》等清朝书籍,无论从版本版式还是出书年代,都可以与馆藏书籍相媲美,有的还是朋友们帮助从北京调过来的呢;再比如,徐志摩、萧红、鲁迅等作家的专著或者研究著作,都是令我爱不释手的……

  李敖说,天下没有白坐的牢。每每夜色阑珊,万家灯火,坐在空间并不大、但藏书极丰富的书房,以书当椅,借书明智,涵养性情,足以使精神有所寄托,令灵魂有所安顿,叫人“超凡脱俗”,又仿佛是一个积蓄精神能量的过程,一个地火运行的过程,一个胸有成竹的过程……

  

  人生需要朋友,书籍自要有知音。有道是“知音如不赏,笑卧顾山丘。”在我的诸多藏书中,有一些不是用金钱可以买得到的,然而这批书又恰恰是最可宝贵的。

  接受赠书,对于读书人来说,可以是人生“金榜题名时”般的快事。我不仅珍视手中的赠书,而且更加珍视赠书者对我的那份信任与情感。设想,一个人或者“才思如泉涌”,或者“穷尽一生”出了一本书,要为写作、为出版、为发行、为费用而奔忙之际,还念念不忘百忙之中给你送来一册赠书。这其中的滋味也绝不是用金钱买得到的。

  对于著者赠我的每一本书,不管是题名落款的,还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都珍藏着著述者的一份友情、一个微笑、一句呓语,都是我人生中的珍贵的纪念与欣慰。我想就赠给别人书这件事情本身而言,其心理活动过程应该是与“向别人借钱,或者借钱给别人”有着殊途同归的道理的,既要考虑与对方情感与友谊,又要考虑到彼此是否欣赏之。

  就此,赠书本身比起“金钱”二字要雍容华贵得多。我很庆幸,在我没有专著可以赠人的情形下,拥有一批各种文本的赠书,这是我人生与人格的一笔财富。

  我很珍视这样的财富,我庆幸我已拥有了这么多的,多少金钱都无法买得到的财富……(盘锦日报)


上一篇: 荷 塘 曙 色

下一篇: 清香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