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洼宣传”官方网站

今天:

荷 塘 曙 色

发布时间:2019-08-03 16:48:31       浏览次数:

  在素有北国水乡之称的盘锦,夏日观荷,是众多人首选的赏心乐事。这里是辽河三角洲的腹地,境内有大小河流十九条,形成的天然湖泊、水域星罗棋布,每年农历六七月间,无论市里的公园,抑或城区周边,随处可见红蕖万朵,翠盖层叠,呈现出一派“万杆高荷映镜光”的繁茂景象。唐代诗人白居易当年在杭州任职时,曾有《余杭形胜》诗云:“绕郭荷花三十里”。我没有考证千余年前杭州城郭的疆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盛夏时的盘锦,我视野所及的荷塘面积,绝不止白居易笔下的“三十里”。在这片四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大小荷塘俯拾皆是。窃以为,若以经典古诗论盘锦的夏荷,还是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诗句更为贴切:“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入伏前后的几天,相继有文友相邀,选一处荷塘去消夏。赏荷需得心静,文友们的共同心愿是,远离城市的喧嚣,到乡野间去寻天然恬静的荷。旋即,某日晨曦初露之时,三五文友便乘车出发,只半小时车程,来到毗邻大辽河下游一个叫“绿水湾”的地方。经热情的主人L先生指点,绿树浓荫,草木葳蕤深处,一方平展无垠的荷塘出现在眼前。真的是天随人愿,除了几位文友外,偌大的荷塘周围空无一人,显得空灵而恬静,周遭高耸浓密的杨树、柳树,还有芦苇、蒲草,围成了一个青碧天然的椭圆形屏障。见此情景,文友们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走,疯也似的去亲近荷塘了。此时,曦微的曙色似刚刚把满池的莲荷唤醒,田田荷叶宛若一条条修长硕大的舞裙,把塘面铺盖得天衣无缝。看那袅娜盛开的荷,婷婷玉立,红的像火,白的如玉,粉的似霞。有的气宇轩昂,像是朝着初升的骄阳接受检阅;有的低头颔首,正欣赏着如水的镜面映出自己妩媚的倒影;还有的如待嫁的新娘,矜持着含羞带笑,等待着迎亲的人……尚未盛开的荷包,挺立着稚嫩的尖尖角随微风摇曳,引逗着三两蜻蜓围之盘旋。而少许先期开放的荷,已经开始为自己的莲娃娃造好了莲蓬,一孔孔深绿色的“蓬房”那么精致有序,彰显着生命的成熟与厚重。与荷相映媲美的是莲。荷、莲、芙蓉,原本都是荷花的三个称谓,荷花与睡莲都是可以睡眠的,统属睡莲科。细微的差别在于,它们的株型与叶态,荷花的花和叶都高离水面,挺拔的叶有的能高出一米以上,而睡莲的花和叶多半浮在水面上,那“睡态”更显得娇柔妩媚。我喜爱荷花不枝不蔓的刚劲之气,而对于莲的睡态静美更是情有独钟。塘中,盛开着的几株莲,红、白、粉相间,在晨光轻抚下散放着熠熠光波。细看睡莲的每一片叶子都是那样和谐自然的圆,一片叶就像一把撑开的伞,每片叶子都努力顺着水面自然舒张。其实,那每片叶子也都是一朵静美的花呢。记不清自己与睡莲初次谋面的时间了,但仅那一次,静美的睡莲便定格在我心灵深处,此后每每重见抑或是想起它,无论彼时有着怎样烦乱的心绪,都会顷刻间沉静下来……

  国人爱荷、育荷由来久矣。早在3000多年之前,我们的祖先就发现了荷的食用价值——采集莲子为粮食,挖掘莲藕为蔬菜。同样,先人也很早发现了荷的审美价值,至少在2700年前就开始栽培以观赏为主要目的的莲荷了。上世纪20年代,河南新郑出土的春秋时的青铜莲鹤方壶上,饰有98枚荷花瓣,可见那时的人们已经把荷花作为重要的装饰图案了。两千多年前的《诗经》和《离骚》均提及荷花,汉代已经有关于莲荷命题的诗篇,《汉乐府·相和曲》中有:“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此后的历朝历代,咏荷的诗人及其作品不胜枚举。最著名的当属北宋理学宗师周敦颐,这位中国哲学史上承上启下的大儒所著的《爱莲说》,高度概括了荷花的品格——“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文章还得出了“莲,花之君子也”的结论。我国民间,荷花则更多的是代表了吉祥、喜庆、美好。由于“荷”与“和”谐音,“莲”与“连”谐音,所以人们又常常以荷花表示美好的祝愿。少时读先师朱自清的旷世美文《荷塘月色》,文章中那若即若离的荷塘,那荷香,那月色,就曾在眼前漫漶、复原。及至年事渐长,遂对先生当年 于风雨如磐的乱世之中诸多的“心里颇不宁静”,徜徉于清华园附近荷花池时的心绪更有了较深的感悟。如今,吾辈生逢盛世,国家政通人和,百姓万事顺遂,越来越多的人深爱草木,崇尚莲荷香远益清的君子之风,并萃取自然智慧,美化自然生态,协和人与自然关系,导向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本心,使华夏大地爱荷、养荷、崇尚莲荷文化之风日益发扬光大。

  旭日冉冉升起,阳光渐渐漫过了半边天,旷野之中,静谧的荷塘,乱花迷眼,对望空阔。伴着阳光的普照,塘中的鱼分外活跃起来,它们时而在水面嬉戏游曳,时而跃上睡莲的叶片打个滚,又蹦回水中。此时,不远处的辽河大堤上倏忽传来悦耳的乐曲声,听得出那是一首很时尚的电视剧插曲。热情的L先生告诉我们,那是附近乡镇的多位大妈们开始例行的晨练——跳起健身舞了。文友们相继走出荷塘,循声信步朝辽河大堤走去。站在大堤上放眼四顾,顿觉神清气爽。苍茫宽阔的大辽河水面上,水波荡漾,时有船只驶过,而大堤背水一面,沃野千畴,村屯错落。这些年来,伴随着新农村建设的脚步加快,所有的村屯街道宽敞整洁,一幢幢民居清一色是深灰色的尖顶,柴门小院里,花草菜蔬争奇斗艳。村前村后的水稻田里,放养着河蟹,眼下正值水稻扬花之际,看长势,又将是一个丰收年。听说我们是来观赏荷花的,一位大妈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说:“眼前这十里八村,荷塘多着呢,去年俺在自家的院子里也挖了一方荷塘,栽种的几株荷花开得正旺呢,欢迎去参观哟!”

  眼前的一切,阳光、水韵、荷风、民居,还有万顷良田,正泼墨成一幅图画,活跃在这里的那些勤劳、富庶、健康、文明的人们,当然也包括我们,都是画中人呢!(盘锦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