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洼宣传”官方网站

今天:

在金球1948生态农场的时光里

发布时间:2019-08-29 16:50:34       浏览次数:

  在大洼区西安镇,靠近高速出口的地方,有一个闻名遐迩的去处,过去,它的名字叫“西安养殖场”,听说这里的猪“住楼房,吃食堂,洗淋浴,睡钢床”,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为了亲眼目睹这里环保生态的养猪模式。现在,它有一个新名字:金球1948生态农场。人们再一次从四面八方赶来,不再仅仅关心这有机猪是怎么养的,更是为自己和家人,在北方,在时光寂静处,在细雨如丝的早晨,在云淡风轻的黄昏,沉浸在水墨的江南,一花一草,一树一木,水光潋滟,珍惜着每一分每一秒遇见的原生态的美好与芳香,听时光静静的、渐渐的散开去……

  当孩子们坐上丛林小火车随着汽笛鸣响沿着“亚马逊野生公园”行驶在四处是森林繁花、伸手可触的苹果树,看着白鹭从头顶上盘旋而去,而大大的喜鹊跟在你身边飞来飞去的时候;当孩子们手里拿着开着紫色小花的苜蓿草去喂那可爱的羊驼、鹿羊,用切好的胡萝卜去喂那可爱的大眼睛扑扇扑扇的小兔子的时候;他们发现白孔雀已经在打坐闭目养神,而蓝孔雀们早已经迫不及待开屏在欢迎着他们了。巴马小香猪、黑的白的棕色的小矮马、梅花鹿、丹顶鹤、黑天鹅、非洲大鸵鸟、澳洲大鸵鸟,听听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像鸟儿一样的声音,哪一样不让孩子们喜欢呢?

  再过些日子,当你在吊着长长的绿绿的蛇豆的长廊下经过,当你的目光沿着那绿色的藤蔓望过去,河边的长廊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悬挂着的金瓜,圆圆的黄黄的;而沿着另一边河边的葡萄架上,更是结满了一串一串玫瑰香的葡萄。靠近它的旁边河道里,满满的水葫芦,正开着藕荷色的花。远远看过去,像是一片片的睡莲在翠绿的水面,小伙伴们不知道的是它比睡莲更经济实用,是我们有机饲料的一种呢!还有我们入口处那两棵“巨大”的桑树,沐风栉雨半个世纪了……我突然想起苏格兰作家罗伯特·斯蒂文森《一个孩子的诗园》里那些山谷中的一个个小王国,在孩子们清澈而纯真的世界里都被施了魔法:念头、童话、期待、草垛、花儿、农场、月亮、秋千、吊床、小河……我甚至还想起了十几年前诗人宋晓杰站在我家门前小院的时候指着院外的小河说:“住这儿真好!能听得到蛙鸣!”这是什么样的心灵和心境啊?孩子们,在这个农场,现在,你随时都可以听得到蛙鸣,尤其你住在这里的话,夜晚可以数得到最亮的星星。在清晨,你听到的不光是布谷鸟的叫声,花开的声音,还有小蝌蚪找妈妈……

  登上船,系上救生衣的安全带,现在你可以推开窗,尽情的享受“亚马逊河”沿岸的风光了。右侧的水边是成片成片的火炬树,秋天的时候,这些火炬树红彤彤的,染红了一湾水面,在黄昏的时候,绝对是摄影家们称得上静美的震撼!现在是夏天,桃花岛上桃花已经谢了。如果是在春天,远远的看那无数盛开的、肆意绽放的野桃花,临水,小径通幽。是不是会勾起你对《射雕英雄传》里的那个桃花岛的向往?抑或是否有做一回岛主的奇妙的梦想?

  船在“亚马逊河”里穿梭,让我们更流连忘返的是在茂密的“鸟语林”里栖息的成千上万只白鹭、灰鹭、灰鹤、黑嘴鸥、池鹭、草鹭,有的在水边静静的站立着,向行人行注目礼;有的在林地里悠闲的散步;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棵树上,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着什么;有的兴奋得一会儿在地上蹦,一会儿又飞上高高的树上的窝里去;有的直接从“鸟语林”里瞬间飞起来到河对岸去。农场里的人说,如果你们早上来,会经常看到“鸟语林”里下鱼呢!我们连忙追问缘由,是因为这些鹭鸟都是捕鱼的高手,如果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他们会立即吐掉嘴里的鱼。因为这条河里有很多野生的鱼,也有我们放养的鱼苗,上次船刚一开,就有一条大草鱼竟然跃到了我们的船尾上。在这里,人与鸟儿能这样近距离没有任何障碍的接触,看这些鹭鸟自由的生活在这里。据说这两年鹭鸟是越来越多,我们在过河的铁索桥旁看过对“鸟语林”监控的视频,这里现在已经有30多个种类15000多只鹭鸟。人,会选择合适的地方安家落户。鸟儿们,何尝不是在千山万水的跋涉迁徙中淘汰选择栖息的地方?他们也许比人类更敏感,更聪明,只不过我们能听得懂鸟语的人太少了。

  我们的大船在“亚马逊河”里悠闲自在的穿梭。偶尔有三三两两的脚踏船从我们身边经过。我们对这曲曲弯弯的水道为什么叫“亚马逊河”感兴趣起来?园区负责人兴涛不紧不慢的跟我们介绍起来,我们这条“亚马逊河”是经过将近一年才开凿出来的,是我们董事长钱勇根据1:1万的比例微缩的亚马逊河。他从小就有这么一个愿望,自己有能力的话,要造一个这样的河,让鱼啊鸟啊、小动物们都有一个自己呆的地方,有一个舒服的家,像人一样。

  就在今年的5月,春暖花开的日子,我有幸分别见到了两个女人。一位是来盘锦气象局讲学的国家气象局的专家宋燕玲女士。她跟我讲气候对粮食生产的影响,但同时她说他们在国家的层面上,更关注到了土壤的沙化、盐渍化、重金属污染等等这不一而足的破坏对粮食安全的担忧。另一位是来自宝岛台湾年过六旬的吴佩琪博士。作为台南一个从事种植业、畜牧业的大家族的长女,又在美国学有所成,她本可以安安静静的做学问,可是她却义无反顾的做起让土地恢复健康的事业。她说他们做的高科技复合肥技术让钱董感兴趣,他们对土地拥有共同的善良与热情,他们希望自己真心实意的努力奋斗,会在自己经手的和不经手的土地上,有更好的收成,有更优良的品质的农作物造福更多的人……,专家宋艳玲们的担忧已经有人在身体力行的化解,合作的实验优先会在这个农场开始……

  午饭的时候,我们在“和园”偌大的厅堂里团团围坐,看着落地窗外绿树繁花,吃的都是农场里自产的鱼、猪肉、鸡蛋、青菜,还有农场里遍地的婆婆丁和曲麻菜,主食中连饼都是这里的玫瑰花和着大米面做成的,精致,还接地气儿。但于我,更喜欢冬天里在这里西北角的生态农家的大炕上,暖暖呼呼的围着小炕桌,烙烙腰暖暖背,穿上鞋下了地,就是烧着木头棒子的铁锅炖菜,炖农场的鱼,烧农场里的溜达鸡,那样,就让如我一样上了年纪的人有更多的乡愁的念想。现在常常听到人们说乡愁,那乡愁到底是什么呢?我在一本书上读到这样的句子:“乡愁是儿时望得见的山,看得见的水,是魂牵梦绕的古屋老井、粗茶淡饭、鸡鸣犬吠,乡愁更是故乡给我们的基因里灌注的魂魄、情愫、精神和力量。”“这里属于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昨天、今天和明天!”“理想如此珍贵,绝不会裹在孤独的梦中沉睡。”它,也适合每一份理想,适合每一个执着于理想的人。

  原生态,“远见成就未来”。我愿意以这样的方式记忆一座农场,金球,1948!(盘锦日报)


上一篇: 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 荷 塘 曙 色